长安信托增资背后,三家民营股东沦为“牺牲品”

中华商讯网 商业 2024-01-29 53

摘要:需要牺牲。当然,是别人的牺牲。——《纸牌屋》或许,直到现在,上海淳大、上海证大、上海随道也想不通,他们这三家民营股东为何会沦为长安信托增资的“牺牲品”。2022年12月2日,陕西监管局下发《金融监管提示书》,责令长安信托以自有资金完成非标资金池和非标资产清理工作,并立即致函各股东单位启动恢复计划,增资不少于...

需要牺牲。当然,是别人的牺牲。——《纸牌屋》

或许,直到现在,上海淳大、上海证大、上海随道也想不通,他们这三家民营股东为何会沦为长安信托增资的“牺牲品”。

2022年12月2日,陕西监管局下发《金融监管提示书》,责令长安信托以自有资金完成非标资金池和非标资产清理工作,并立即致函各股东单位启动恢复计划,增资不少于20亿元。

谁也没有料到,一次业内再正常不过的增资行为会变成一场长达一年多的拉锯战。

增资计划启动后,三家民营股东均明确表示愿意承担增资义务。而长安信托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也通过了增资议案,由西投控股、淳大、证大、随道和西安高新5家公司增资,增资完成后总体比例保持不变。

然而,6个月之后,情况却突然转向。陕西监管局下发《监管强制措施决定书》,限制民营股东参与长安信托经营管理的相关权利,包括股东大会召开请求权、表决权、提名权、提案权、处分权、增资权。相隔一天后,西投控股召集临时股东大会,废除了长安信托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决议,单方面引进西安财金公司增资20亿元的方案。

法定的增资权公然被剥夺,股份也面临被稀释,不愿坐以待毙的上海淳大、上海证大、上海随道从此走上维权路。然而,作为天然弱势方,三家民营股东的诉求被无视。维权未能阻止长安信托增资的步伐。

2023年11月10日,长安信托绕开三家民营股东,将生米煮成熟饭,公开宣布西安财金入股公司,公司注册资本由33.3亿元增加至53.24亿元,第一大股东变更为西安财金,公司董事长也换了人。

增资前,三家民营企业股东合计持股52.09%,包括西投控股在内的国有股东持股47.91%。增资后,三家民营企业股东合计持股32.59%,西安国资方面持股比例增至67.41%。

非法剥夺民营股东的增资权、绕开董事会非法召开临时股东大会、绕开股东完成单方面增资、重新任命董事长和副董事长、调整股权等公司核心事项,最终完成工商登记……长安信托的这一些列操作可谓一气呵成,令人目瞪口呆。

在此过程中,长安信托《公司章程》《银行业监督管理法》《信托公司股权管理暂行办法》等一众法律规章都被选择性地无视了。

至此,三家民营股东被国资围剿,已既成事实。

冯小刚在电影《功夫》里有一句经典台词:“还有王法吗?还有法律吗?”用在此处恰到好处。

长安信托的增资风波在业内引发不小的震动,专业学者、业内精英也纷纷出来表态认为长安信托此番增资的过程存在瑕疵,民营股东的权益受到了侵犯。然而,并未起到什么实质性的效果,迄今为止,上述三家民营企业的损失仍未得到妥善解决。

而问题的关键在于,在这场对民资的围剿中,仅仅靠长安信托一方的力量就能办得到吗?一番梳理后就会发现,在这场增资风波中,陕西银保监过度行政、不作为、双标,始终站在三家民营股东的对立面。正是有职能部门的撑腰,西投控股才敢斗胆操纵议事程序、架空董事会、绕开民营股东,操纵增资审计,公然侵犯民营股东权利;长安信托才甘当西投控的附庸,合谋架空董事会,甚至连会计师事务所都敢推翻自己前期审慎的评估报告,肆意篡改审计结果,让净资产腰斩。而背后还有一只看不见的手,他们的目的,不单单是想稀释民营股东的股份,而是想让他们直接退出离场。

这场持续一年多的拉锯战更像是一场预谋,令人细思极恐。

“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、进而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新征程中,我国民营经济只能壮大、不能弱化,不仅不能‘离场’,而且要走向更加广阔的舞台。”


相关推荐

评论列表
关闭

用微信“扫一扫”